秋(1 / 3)

全球高考 木苏里 3280 字 14天前

购买v章比例不足, 所以新章被饕餮吃掉啦。稍后刷新再看~  衣肩和领口落的雪慢慢消失, 留下一点洇湿的痕迹,又慢慢被烘干。

众人盯着他,却没人敢开口。

铁罐扔出去都成了粉, 可他们跋涉而来,连皮都没破。

于闻藏在游惑身后抖, 连带着游惑一起共振。

这没出息的用气声问:“他们还是人吗?”

那位001先生似乎听见了, 转头朝游惑看了一眼。

他的眼珠是极深的黑色,掩在背光的阴影里, 偶尔有灯火的亮色投映进去, 稍纵即逝。但那股戏谑感依然没散。

游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 摁住了乱抖的背后灵, 平静地问:“能闭嘴吗?”

于闻不敢动了。

·

直到那位001先生烤完了火, 重新戴上手套,留在门口的监考官才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:“我们是本次的监考官,我是154号, 刚刚收到消息,你们之中有两个人没有按规答题。”

大肚子于遥脸色惨白,本来就站不住,此时更是要晕了。

她就像个水龙头,眼泪汩汩往外涌。

至于那位捆在沙发上的秃顶……他已经不敢呼吸了。

“但是……”

有人突然出声。

154号监考官停下话头,朝说话人看过去。

于闻猛地从游惑背后伸出头。

令人意外, 这个不怕死问话者竟然是他的酒鬼老子, 老于。

“最……最开始也没规定我们要用什么答题啊。”老于被看怂了, 结结巴巴地说。

“一切规定都有提示。”154说。

“提示在哪?”

154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:“我不是考生。”

“可、可我们不知道啊!不知者不罪……”老于越说声音越细,到最后就成了蚊子哼哼。

154号:“这就与我们无关了。”

154号顶着一张棺材脸,继续公事公办地说:“我们只处罚违规的相关人员,其他人继续考试。”

他说着,摸出一张白生生的纸条,念着上面字迹潦草的信息。

“据得到的消息,违规者是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小姑娘——”

他转头看了001先生一眼,又转回来看向纸条,停了几秒,绷着脸重复了一遍:“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女士。两名违规者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在他说话的功夫里,另一位监考官922号已经一把拎起沙发上的秃顶男人,拖死狗一样把他拖到了门口。

屋门被打开,冷风呼啸着灌进来。

雪珠劈头盖脸,屋里人纷纷尖叫着缩到炉边,好像被雪珠碰一下就会灰飞烟灭似的。

众人眼睁睁地看着922号监考官带着秃顶跨出屋门,忽地消失在了风雪中。

徒留下秃顶惊恐的嚎叫和地上的一片水渍。

154号继续顶着棺材脸,说:“还有一位小,嗯,一位女士在……”

他抬起眼,皱着眉在屋里扫视了一圈。

老于和两位好心的老太太趁乱把于遥挡在身后,却抖得像筛糠。

154号的视线刚要落在那处,001先生朝游惑抬了下巴,“另一个是他,带走。”

“谁?”

154号低头看了眼纸条。

上面凌厉潦草的字迹明晃晃地写着——小姑娘。

154号一脸空白地看着游惑。

被看的游惑拧着眉盯着001先生,面容冷酷。

154号毫不怀疑,如果这位冷脸帅哥手里有刀的话,他们老大的头已经被剁了。

“这——”

他刚要开口,下指令的001先生翻起大衣衣领,转身走进了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