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章 记录(1 / 2)

为什么它永无止境第二百零一章 记录

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

赫斯塔不明白。

她清楚地意识到所有变化都是因为克谢尼娅,只要克谢尼娅出现在她身旁,不论之前她作了怎样的分析,发了怎样的宏愿……这一切全部都不起作用了。

一切真就回到了丁雨晴的那句话:一个年轻人,突然被抓住了,被击穿了,有什么为什么?

赫斯塔有些恼火,又有些怨恨,可她不能去怨恨克谢尼娅,那就只能来怨恨自己。她一会儿想着自己方才的蠢样子,一会儿想着克谢尼娅的反应,整个人都陷入一种莫名的焦躁,她厌恶与克谢尼娅相处时自己的样子,恨不得把手伸进自己的脑子,把那团记忆连根拔起,丢在地上狠踩几下,再一脚踢到看不见的地方。

不知不觉间,她又一次走到来时的电视橱窗,里头的三排屏幕依然在反复播放满月下的海面。赫斯塔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它们,又停下来。

她想起不久前自己还觉得自己已经看穿了其中的荒诞,以为可以凭借理性越过这种种藩篱……而今她又有了新的体会:即使退过潮又能说明什么呢?潮水退去了,有再涨起的时候,只要月亮还挂在天上,潮汐便起起伏伏,永无停息的时刻。

赫斯塔深深呼吸,她忽然希望再也不要见到克谢尼娅。

……

一整天,赫斯塔都过得心神不宁,一种细密的痛楚像春雨一样浸润着她。不论她在做什么,那种危险已然临近的预感始终阴魂不散。

她时不时会想起白天俞雪琨拿恋爱来与自己打趣的模样,她无比庆幸俞雪琨搞错了对象……她无法想象,如果那个当口,俞雪琨真的拿克谢尼娅来与自己开玩笑,她会如何反应。

晚饭后,赫斯塔坐在沙发上打盹儿。她从来没有这个习惯,但或许是因为紧绷了一下午的神经实在需要放松,她只是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,整个人就迅速沉入了无意识的渊面。

她梦见了夜莺。

夜莺,那个被罗杰豢养在唐格拉尔庄园里的美人。她梦见夜莺坐在笼子一样的白色圆亭里唱《多娜》。赫斯塔早就忘了夜莺长什么样子,但还依稀记得那人的背影与浅金色的卷曲长发。

他侧着身,哀怨地靠在大理石柱上,一条鲜艳的红色丝巾落在他的肩头。起初赫斯塔在远处望着他,直到那歌声戛然而止,她才走近查看,只见夜莺死在笼中,哪有什么鲜红丝巾,只有一滩巨大且仍在扩散的血泊……

赫斯塔再度惊醒。

夜晚的客厅寂静无声,她捂着心口慢慢站起身,一点点走出方才的梦境。

赫斯塔一个人站在窗边,回味着刚才的梦。她终于有点儿咂摸出自己终日难安的缘由,但那缕顿悟还没能成型,就被丁嘉礼与丁雨晴的吵架声打散了。随着一声「砰」的巨响,丁雨晴被关在了书房外面。

赫斯塔揉了揉眼睛,轻声询问丁雨晴怎么了,丁雨晴一边砸门一边解释,自己今晚有视频要剪,必须用家里的台式机,但丁嘉礼把她支开以后一直霸占着电脑,也不知是在干什么。

过了一会儿,书房传来开锁声。

「好了!」丁嘉礼阴沉着脸,「来用吧!」

丁雨晴没有给他好脸色,瞪了他一眼后,头也不回地关起了门。

丁嘉礼看起来有些疲惫,他一步一步地走到客厅,坐下后慢慢将脸沉在了两手之中。

「你怎么了?」赫斯塔问。

「……没事。」丁嘉礼过了半天才回答,「就是累了。」

赫斯塔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,留下句「早点休息」,便很快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……

这一晚,丁嘉礼一直坐在客厅里,他刷会儿手机

看会儿钟,直到过了十二点,外面响起脚步声,他才